打印

[靈異鬼故] 我在巴黎住的鬼屋

-= 站內廣告 =-

我在巴黎住的鬼屋

引用: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歡迎您訪問 http://news.kite.hk 自由論壇
您目前的身份是遊客
所以只能閱讀部份內容,請
註冊 登錄,謝謝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 

我在巴黎住的鬼屋

有个师姐看了末学的以前住的老房子的照片,随兴问起有没有什麽灵异的事情发生?接着几个脸书上的菩&#33 ...
................

住进来几个月後,过完了夏天,入秋,天气又突然变冷了,一个星期天下午,我们一家人在房子里面,我拿了些木头,在客厅的壁炉点了火,客厅烤的红红的, 妻子到院子深处去采苹果,我感到很奇怪,这麽那麽安静,就叫了小儿子的名字,大儿子就说弟弟没有在他的房间也不知道他在哪里,接着对远方的妻子大喊是不是小儿子也在采苹果,结果也没有,这小家伙平常很粘我的,这麽一会功夫就不见他人了,到哪里去了呢? 叫也不回答,太奇怪了。 我就往院子走了几步,走到小水池前,突然看到他整个人漂浮在水面上, 心里一惊,我就下水就很快的把他拉了出来,往妻子的方向大吼一声:【儿子溺水了快叫救护车来】,妻子急急的进房子打电话。大儿子听到从楼上想跑下来看,紧张说了声:【弟弟死了吗?】当时我不允许他出来到院子看。看的小儿子一动也不动,眼神的瞳孔已经没有光了,心里想他是不是已经走了呢? 就应当赶紧对他做人工呼吸, 不过他嘴巴被冰的发紫,牙齿紧紧的扣住,怎麽做人工呼吸呀,突然想到小时候武术老师曾经说过打扣嘴巴的俩侧,下巴就会掉下来了,嘴巴就会开了。这以前也没有试过,这念头一过,当时手就很快的扣小儿子嘴巴的俩侧,果然嘴巴就会开了,吸了一口气就对他做起人工呼吸了,接着拍压他的肚子,做了好几回,这麽都没有起作用呀,这麽没有效呀,时间好像变的好长好长,这时间也未免太长了,心里说道儿子呀你快点起来起呀,一直不停的做人工呼吸,接着拍压他的小肚子,我以前是练铁砂掌的,所以不敢拍太大力,看的他没动静,心里想我拍压大力点好了,就用力一拍,他的嘴巴喷出一点红红的血跟水,眼神的瞳孔光又缓缓再度出现,他也哭了出来了。 就在那时候,几个消防队员也从外面进到家里的院子。俩个消防队员一到院子就把小儿子抱到屋子内,放到壁炉旁边,他们把儿子的湿的衣服脱掉,拿出乾净的毛毯把他包住,我看了消防队员很灵活的帮小儿子身体加热…。 我脑子是一片空白的,听小儿子在屋子内哭声,俩个消防队员队员跟妻子在慢慢喂他喝点热水,我就呆呆的在院子的大门口坐着,大儿子跑出来抱着我叫声:爸,我也回抱着大儿子说着:【没事了,没事了,弟弟没事了。】

接下来警车也来了,来了几个警察跟末学聊了几句,他们想了解是不是有人要刻意推儿子进水,这警察真是莫名其妙,我怎麽可能去害自己的儿子推他下水的。有一点生气的跟警察解释 完了,警察也觉得末学说的有理,他们就从警车上带了一杯咖啡请末学喝。同一时间, 一位女警跟一名女消防队员在屋子里面安慰流眼泪的妻子。一个消防队员坚持要送小儿子去医院检查一下,我们也就跟去了。消防队员离开医院时候,一个消防队员流着眼泪,很感动的看着小儿子的跟我们道再见。

在医院等小儿子不哭了,小儿子半法文半中文的说 (儿子还小语言的表达能力还不是很完整),小儿子说他已经走了很远了;他又说了声爸爸碰碰;然後指着自己的肚子;又说声痛痛;他说他就又回来了。

在医院住了几天,出院又遇到同一个消防队员(这次他送一个老人来医院),上次他说再见还真的又再见面了。 他看小儿子出院了,他也很高兴,就逗小儿子说:【下次还你要不要去水池里面捞鱼呀?鱼好不好吃呀?】。这消防队员还真逗,我一边解释我们一家都是素食主义一边离开医院。

一个法国邻居老太太也告诉过我,我们这房子的院子以前还有另外一口井,当时房子主人的小孩子也溺水被淹死了。後来听说又有一条狗被淹死了。 所以那口井已经被封了,就大约就是我们的院子梨子树前一点的位置。这也许是巧合吧? 是真的巧合吗?
小儿子救回来就真的没事了吗? 故事才开始呀 ! 小儿子开始常常一个人不知道跟谁说话,不然就跟我们说有【一个人】在闹他,就一只手指着墙壁没人的地方,告诉我们,那个【人】就在那里,接着又指着另外的地方说【他】已经走到那里了。我有时候说那里没有人呀,小儿子就很气的用力指着墙说:【他】就在那里,爸爸为什麽看不到?。 晚上睡觉更是糟糕,他不敢一个人睡了,就跟大儿子一起睡,有时候俩个儿子同时做噩梦的醒过来。 後来他拿了个小熊的布偶,跟我说了句西班牙文(不是法文):【鬼】在这里,不过这个【鬼】是他的好朋友。 之後他到那里这个小熊的布偶一定也要去,出门去朋友家做客这个小熊也一定到带去。几个多月下来,我们一家人被这事搞得鸡犬不宁,一下又是【他】来闹,一下子又是【鬼】要跟他玩。这段时间小儿子的手指还在托儿所被门掐断,又住院了几天,当然他住院的时候,小熊也是跟着去。那一阵子托儿所的老师看到我们都很不好意思,都是再三道歉。

问题是只有小儿子一个人看到很多东西,我们无法证明是真的还是假的。原本认识的那个法国女通灵人,她孩子转学後我们就再也没见到她了,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,也没办法想请教她了。接着小儿子离开托儿所进入了幼稚园小班,妻子跟学校的一名老师说这回事,这个老师以前也遇过灵异的事,该老师也是透过一个通灵人来帮忙解决的,说很有效的, 这老师把通灵人的地址跟电话给了我们,妻子打了通电话给这通灵人,对方要我们寄房子的照片给他,他会回信给我们。几天後也真的回信给我们了,他信上写了这房子有7个鬼在这房子,其中有一个鬼是以前就一直住这房子的,其他六个是所谓的孤魂野鬼是来做客的,信上说他已经都把他们请出去了,接着他请我们捐钱给一家孤儿院,他自己本身不收钱的。不知道这个人说的是真还是假的,不过给钱给孤儿院,这倒是一件善事,是应该给的。所以我们就给孤儿院捐了笔钱。

我们想这事情也应该就结束了,我们都已经给孤儿院捐了笔钱了,可是过了几天後,小儿子又说【他】又来闹了,而他说他的【鬼】小熊好朋友一直都跟他在一起,从来没离开家过。 那段时间真的是不知怎麽解决小儿子的问题,真是方寸大乱。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很惭愧,真是没有一点定力 ; 当初看了许多南怀瑾老师的书,还自己以为很了解佛教;佛教道理好像知道很多,可是一旦真正遇到问题什麽功夫都拿不上了,就到处问鬼神,找通灵人帮忙,修行真的不是在大脑的意识,知道而做不到,就是潜意识的这个能生意识到根【意根】不想做,这个潜意识的【意根】自己没有被说服,所以就没有定力。那时看南怀瑾老师书上写的一些咒語,末学也很持续的念,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。小儿子还是看见一些来闹他的【人】。 现在才知道有些咒的效果是会邀请越多鬼神来。 那时候自己以为很了解佛教,结果发生事情,最後还得求助法国通灵人的帮忙。最糟糕的是好像越帮越忙。 各位好友如果有什麽急事,需要念经帮助,就最好不要念咒,因为很多的咒都是跟鬼神打交道的。末学建议就老实的念地藏王经,不是假话,这些末学都是老实的经验谈,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很惭愧,希望大家不要再走末学的冤枉路了。肺腑之言。阿弥陀佛。

暑假到了,一名台湾的好友跟她父亲来法国度假,来末学家住了一个月,该好友在台湾一所名校当老师,在台湾算是很有名气,那个时候还常常被邀请上电视台。有一天,她晚上睡觉时感到有【人】在房间的椅子上看她,後来房间的椅子突然动了一下。晚上一点多,他们父女俩个晚上冲了出去,带了一个帐篷,就在我们的院子家搭帐篷,接下来的时间她们父女俩个就住在帐篷里面。看来不是只有小儿子感受得到。 对了,这个好友那次来法国居然找出她上辈子住的家,也居然知道她跟她先生上辈子的往事,当然这是题外话,以後有机会,如果朋友允许我再写出来。很多人不相信轮回,不过这朋友的事,真是又是活生生的例子。好笑的事情是她先生这辈子爱酗酒,其实上辈子也一样。 人的性格习惯真是很难改的。 这是会带到下辈子的,所以不要以为做小小的坏事不要紧的,一旦坏习惯养成了,下辈子你也会有同样的坏习惯,这是真的很可怕的, 不要小看。

在幼稚园小班,小儿子的手指又被一块木头打到,同样的手指同一个地方又再断了一次,这次又住院了,当然他的【鬼】朋友又陪他去了医院。 不过这次手指断的更严重,骨头是左右分叉的断开了,所以医生麻醉了他,开刀给他手指头左右用线缝起来了,要我们一个月後再来给医生观察。去了那麽多次同一家医院,护士小姐每次看到末学都会笑的说:您怎麽又回来了,是不是有那个老相好在医院里面? 您借机会来跟她约会?。我听了就只能感到很无奈的笑笑。
那年的10月底,小儿子的手指的缝也拆了,几通越洋的电话,知道奶奶想孙子了 (俩个儿子从小就是妈妈的心肝宝贝)。 我们就决定回台3个星期看看父母,就跟学校还有公司请假回台。到了台湾,小儿子还跟我说他还是看见一些来闹他的【人】,不过不是同一个【人】了,告诉母亲这些发生的事情後,母亲很舍不得的抱着小儿子,她决定带他去收惊。妻子跟我都是学科学,也都是高学历的,虽然发生的这些事情已经不是我们可以用数学逻辑来解释了,不过奶奶要带孙子去收惊,对我们夫妻俩还是感觉怪怪的。我印象中收惊好像是台湾乡下的神棍在骗钱的事情,好像我们不应该去被骗,妻子有点反对,不过奶奶坚持要带孙子去收惊,心里想也就去看看呗,花小钱换得母亲的心安。

母亲打听到在高雄的允文街有个很出名的收惊师父,就带我们去他那看看,到了才知道,我们还要排队,好多人。收惊师父拿了个小杯子,里面放了些米,红布包着小杯子,身上穿着NIKE,上面写着 « JUST DO IT» ; 腰带上系带着一个手机,(跟我们想像中的道家大师很不一样) 嘴巴嚷嚷出声说着一些听不懂的咒,接着就对要收惊的人说几句话,大约5分钟不到就收一个人,收一个人价钱好像200 还是300台币,反正很便宜的,不贵,而且是不二价的。 很快就轮到我们了,我们就说是小儿子要收惊,收惊师父请小儿子坐,儿子才坐在椅子上就开始哭了,用西班牙文叫着说:【鬼呀 ! 鬼呀 ! 】。收惊师父接下来说的话,我听了都傻眼了,他用台语说着:【这手指断了俩次,对不对?】,【小朋友想玩水,不小心撞到头,掉到水里去,差一点就淹死了,对不对?】,【有东西跟着小朋友,我把他赶走】。收惊师父接着拿了块红布,放在小儿子的头上,接着又嘴巴嚷嚷出声说着一些听不懂的咒,拿了点米往小儿子的头上撒去。就说就结束了。我还想要多问他几句话,收惊师父就叫下一个排队的人来,他 不理我了,真的就是« JUST DO IT» 。 妻子听不懂,就一直问我,这收惊师父说什麽来的呀?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了,就冒出一句法文跟她说:不可思议,回家再说。

小儿子回到父母家第一句话就跟我说:来闹的【人】,不见了。 同时他也不要他的小熊了,他说没有好朋友了。接下来我解释给妻子听,她一直问我那个收惊师父怎麽知道的, 过了几天接着妻子也要求母亲带她去收惊,也带大儿子去收惊,然後要我也顺便被收一收。

三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,我们也回到法国了,小儿子回到家,第一件事情就是到每个房间去看看,小嘴巴同时说:怎麽没有【人】了? 到哪里去了。

我心里想是真的被赶走了吗? 还是小儿子再也看不到了,不过他们还在家里? 而收惊师父是不是靠着鬼神的力量来做事呢? 这是不是大鬼王赶走小鬼呢? 这件事情是不是就这样的结束了呢?

日子就一直平安的过着,在这老房子,不过妻子住的一直不习惯,小朋友们跟我倒是一点事情都没有。 末学在2011年透过小时候的武术老师接触到佛教正觉同修會的书了,武术老师後来也被印证为明心开悟的人。(小时候在阿根廷认识这名武术老师,那时因为我的爸妈人在台湾,他对我真的很照顾,我也一直把他当自己的爸爸一样。) 我知道明心开悟这事情真的是可行的,心里真的很开心,在台湾的朋友们,对佛教有兴趣,不妨去正觉講堂学法,学了正法以後,可以再去报名禅三,之後有了能力,可以为很多有缘的人做事.。

接触到了佛教正法後没多久,新车被被偷,接下来妻子跟人跑了 (其实我早就怀疑她外面有人,不过就是自己不敢相信而已),好像很倒霉的事都同时发生了,妻子一星期会回来看小孩们几次,回来就是跟我要钱,要我卖房子。 她要房子的一半的钱,我当然心不甘呀,就常常跟她吵。院子的茶花好像知道我心一样,那年春天下了雪,所有要开的花都被冻坏了,那年就没有一朵茶花。

跟武术老师说起妻子的事,他要末学拜佛,他要我好好拜佛,没多久往昔跟妻子一段往事就在梦中的时候出现,我哭着从做梦中醒过来,到佛前慢慢的拜,加忏悔。原来如此,妻子真的是冤家,是来讨债的, 妻子要什麽就给她什麽了,我也不跟她计较了, 其实也没有什麽好计较的,钱财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心经不是说每个人的如来藏都是不增不减,不生不灭的吗? 也就是她要什麽,我能力能给就给她吧。我还是不增不减的。唯一希望就是愿她也能有一天真正的相信佛教正法,也早日成就菩提。

我们贴了广告卖房子了,很多人来看,很多人很喜欢,但是就是卖不出去。来看房子的人有时候很倒霉,有人一到院子就滑倒,还有的人头会自动去撞到门,我有时候看了还觉得真的很搞笑。 我也只有在拜佛的时候,希望早日能把房子卖掉。
有一天早上,天还没亮,我早上起来在客厅打坐,突然看到一个【小孩子】,我开始是吓了一跳,有点毛,我就尽量不看他。看他大约10来岁的样子,他想拿我小儿子的遥控气艇玩具,感觉他好像拿不起来, 我就随手拿了另外一个玩具给他。 我想到菩萨一举一动皆从道场来,这小孩也有如来藏的。 再看这小孩子,有点可怜他,感觉这好像这里就是他以前的家一样。小孩手伸了过来想摸我,当他接近我的时候,我感到一阵很冷的风,他的手慢慢的接近我,我就伸出双手握住他的手,当我的手接触他的手时候,那感觉是真的很难过的,他的手是很冰很冰,我从来没摸过那麽冰的东西,是一种冰到骨头的冰,一种刻骨难忘的冰。 我握住他的手,要他来跟我念:南无阿弥陀佛。他念不出来,我就慢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要他念: 阿 --- 弥--陀---佛。念完一遍我又要他再念一次:阿 --- 弥----陀---佛。接着这小孩子就对我说他要走了,我就问他你要去哪里呀? 他没回答我,我就跟他说:那麽你去厨房拿些东西吃,路上才不会肚子饿。小孩子走到厨房突然外面的光照进了厨房(还是厨房的灯亮了?) ,小孩子就回过头来看着我,我对他问讯,他也对我问讯。我又再度跟他说:阿 --- 弥----陀---佛。看他有点不舍看着我,我也有点不舍。 我就继续的打坐,出坐的时候天已经亮了。 我到厨房看看,没有人了。我刚刚是在做梦吗? 可是手还感觉得到那种刻骨难忘的冰。

这个【小孩子】走了以後, 没多久房子就卖掉了。是【他】等着我们来住呢?隐隐约约的感到跟这【小孩子】很有缘。

前妻也很顺利的拿到她想要的钱。 我们很顺利的离婚了,我也在同条街上买了间房子。有时前妻来我这里,我也会请她吃饭,我从台湾回来也带了些小礼物给她,她也带了些小礼物给我。这事情没有人有对错啦。反而是【她对,我也对,我们大家都对】。

我的事就写到这里。 祝大家平安如意。 阿弥陀佛。 末学合十敬上。